关于贝克 关于贝克

我们的爱心,拯救了一个孩子,拯救了一个家庭

发布日期:2017-04-11 浏览次数:1941

  2017年3月7日,安徽贝克联合制药有限公司三车间员工吴月芹的大女儿刘蕊检查得了尿毒症,经过一年的漫长等待,终于在2017年3月19日找到了匹配肾源,公司第一时间为吴月芹筹到了近77760元医疗费(贝克联合34330员、贝克经营26030元、贝克生物17400元)




3月31日下午3点,安徽贝克药业将所筹善款交到刘蕊家人手中。今天上午(4月1日)10点,太和县妇联、太和县团县委、壹圆公益行平台、太和县晓红旗袍协会、太和广播电视台都市生活频道和“在太和”微信公众平台一同前往高庙镇大松村刘蕊的家中,将善款交到刘蕊家人手中.....



  事件回顾:来自刘蕊妈妈的自述

  2016年3月7号的清晨,一向听话乖巧的大女儿蕊蕊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上学,而是打电话给我说自己肚子很痛,我急忙赶去带着蕊蕊去了太和县人民医院,经过一番诊断和系统的检查,最后诊断是卵巢囊肿。可就当一切都安排好了,蕊蕊也可以手术的时候,噩耗再次传来,术前检查发现蕊蕊的肌酐高达600多,已经需要透析治疗。直到现在依然无法接受,才十五岁的女孩,竟然患上了尿毒症。

  我们不死心,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又连夜带着蕊蕊去了阜阳市人民医院、南京军区总院,高额的花费换来了同样的诊断结果,高昂的治疗费用,只能让我们选择回家吃药保守治疗。每天按时吃着药,为了节省一点,每周三次的促红素针,也是让她爸爸来给她注射。


(蕊蕊治疗照片)

原来幸福的四口之家,因为这个病,我们四个人都煎熬着。一连串的求医之路,本身不富裕的家庭,很快负债累累,每月5000多元的药物给蕊蕊维持病情,漫长的配型。


(蕊蕊生病之前一家四口照片)

  2016年10月2号,蕊蕊再次腹痛,这次腹痛来得又急又凶,我们赶紧送蕊蕊到了县医院,上了手术台,蕊蕊还是疼的整个人不住地抽动,医生也拿不稳了,就建议我们马上去省医院,一夜的急诊,手术台的抢救,我们陪蕊蕊术后康复治疗,也接受了肾内科的造瘘手术。坚强的蕊蕊没有一丝抱怨,也许太痛了吧,她咬着唇,眼里都是泪。夜里,为了节省3块钱的床费。我们就在病房的窗台边地上铺几块塑料板,就算床了。快一个月的住院期,蕊蕊的病情时好时坏,我们也在蕊蕊每一张化验单的后面留下了相应的欣慰和哀伤。


(蕊蕊就诊记录)


  2017年3月,蕊蕊透析了,可效果并不好,肌酐没有透析之前高达1200多,透析过后有发烧,呕吐,失眠等等并发症,蕊蕊年龄太小,血管太细,一透析,胳膊就肿了,不得不从每周三次变为每周两次。


(蕊蕊透析时照片)

  2017年3月7日,安徽贝克联合制药有限公司三车间员工吴月芹的大女儿刘蕊检查得了尿毒症,经过一年的漫长等待,终于在2017年3月19日找到了匹配肾源,公司第一时间为吴月芹筹到了近77760元医疗费(贝克联合34330员、贝克经营26030元、贝克生物17400元)




3月31日下午3点,安徽贝克药业将所筹善款交到刘蕊家人手中。今天上午(4月1日)10点,太和县妇联、太和县团县委、壹圆公益行平台、太和县晓红旗袍协会、太和广播电视台都市生活频道和“在太和”微信公众平台一同前往高庙镇大松村刘蕊的家中,将善款交到刘蕊家人手中.....



  事件回顾:来自刘蕊妈妈的自述

  2016年3月7号的清晨,一向听话乖巧的大女儿蕊蕊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上学,而是打电话给我说自己肚子很痛,我急忙赶去带着蕊蕊去了太和县人民医院,经过一番诊断和系统的检查,最后诊断是卵巢囊肿。可就当一切都安排好了,蕊蕊也可以手术的时候,噩耗再次传来,术前检查发现蕊蕊的肌酐高达600多,已经需要透析治疗。直到现在依然无法接受,才十五岁的女孩,竟然患上了尿毒症。

  我们不死心,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又连夜带着蕊蕊去了阜阳市人民医院、南京军区总院,高额的花费换来了同样的诊断结果,高昂的治疗费用,只能让我们选择回家吃药保守治疗。每天按时吃着药,为了节省一点,每周三次的促红素针,也是让她爸爸来给她注射。


(蕊蕊治疗照片)

原来幸福的四口之家,因为这个病,我们四个人都煎熬着。一连串的求医之路,本身不富裕的家庭,很快负债累累,每月5000多元的药物给蕊蕊维持病情,漫长的配型。


(蕊蕊生病之前一家四口照片)

  2016年10月2号,蕊蕊再次腹痛,这次腹痛来得又急又凶,我们赶紧送蕊蕊到了县医院,上了手术台,蕊蕊还是疼的整个人不住地抽动,医生也拿不稳了,就建议我们马上去省医院,一夜的急诊,手术台的抢救,我们陪蕊蕊术后康复治疗,也接受了肾内科的造瘘手术。坚强的蕊蕊没有一丝抱怨,也许太痛了吧,她咬着唇,眼里都是泪。夜里,为了节省3块钱的床费。我们就在病房的窗台边地上铺几块塑料板,就算床了。快一个月的住院期,蕊蕊的病情时好时坏,我们也在蕊蕊每一张化验单的后面留下了相应的欣慰和哀伤。


(蕊蕊就诊记录)


  2017年3月,蕊蕊透析了,可效果并不好,肌酐没有透析之前高达1200多,透析过后有发烧,呕吐,失眠等等并发症,蕊蕊年龄太小,血管太细,一透析,胳膊就肿了,不得不从每周三次变为每周两次。


(蕊蕊透析时照片)